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子勋-Thanksgiven

 
 
 

日志

 
 
关于我

李子勋,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中日友好医院专职心理医生,首届中德高级心理治疗师培训项目学员,心理协会北京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委员会成员。 中央电视台《心理访谈》、《实话实说》、北京电视台《心理时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星星夜谈》、《情感世界》特邀心理专家。《父母必读》、《女友》、《时尚健康》等健康与时尚杂志的专栏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鏃╁勾鐨勬暎鏂?  

2006-01-23 21:29:00|  分类: 四,怀旧的文学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淡月光下,袅袅地飞着,汇着农家的炊烟,把山麓笼罩。这时哦,我们的山村象云天雾海中一叶小岛。 皙白的星光神奇地从村旁的溪水中跃上天穹,山色转深转浓,溪水映着山影变蓝渐绿。小哥哥的琴声在溪边响起,优雅、轻柔,象是溪水在低声吟唱。小妹妹站在山林边,闭目聆听着那琴声中的叹息、希冀和悲欢。 俱乐部里,男孩子等得不耐烦了。姑娘们在蚕房中忙碌着,那么多的蚕儿急着要上蛹架织自己的蚕茧呢!“糟,今天的文化课上不成了!”一位姑娘非常遗憾的叹息道。“谁说的!”戴眼镜的教员领着
大西南山村的夏夜(散文诗) 1977年8月 大西南的夏夜哟,宁静而安详。 当夕阳,挂在房角的丝瓜棚上,当湿润的夜风,从二龙山中隐隐呼出,荷花塘边,就会传来小姑娘“丢丢”的唤鸭声。乡村大道上,收工的人们牵着牛,鱼贯地出现,嫂子们换上围裙,锅灶“当当”响起,一会儿,整个山村就弥散着大米粥的香味。啊!这时呀,山村的夜就真正来了。 牧牛娃子从田里洗犁头回来,扯开喉咙唱出一串山歌。这歌声在夜色中显得香甜温柔。对面坡上的荔枝林,会哈出一团团的雾,在梦一样的

大西南山村的夏夜(散文诗)一帮男子冲了进来,推开一扇门,举起三角板,大声地说:“大自然以自己的语言说话,这就是三角、圆……”,而男孩子们,在姑娘们惊喜的眼光中,捉起老蚕……。 啊!我们山村的夏夜! 梨园里,橙黄色的梨在月色中泛着光,老爷爷坐在一把凉椅上,给小孙子们正讲着优美的民间故事呢!

1977清淡月光下,袅袅地飞着,汇着农家的炊烟,把山麓笼罩。这时哦,我们的山村象云天雾海中一叶小岛。 皙白的星光神奇地从村旁的溪水中跃上天穹,山色转深转浓,溪水映着山影变蓝渐绿。小哥哥的琴声在溪边响起,优雅、轻柔,象是溪水在低声吟唱。小妹妹站在山林边,闭目聆听着那琴声中的叹息、希冀和悲欢。 俱乐部里,男孩子等得不耐烦了。姑娘们在蚕房中忙碌着,那么多的蚕儿急着要上蛹架织自己的蚕茧呢!“糟,今天的文化课上不成了!”一位姑娘非常遗憾的叹息道。“谁说的!”戴眼镜的教员领着8

 

大西南的夏夜哟,宁静而安详。

 

当夕阳,挂在房角的丝瓜棚上,当湿润的夜风,从二龙山中隐隐呼出,荷花塘边,就会传来小姑娘“丢丢”的唤鸭声。乡村大道上,收工的人们牵着牛,鱼贯地出现,嫂子们换上围裙,锅灶“当当”响起,一会儿,整个山村就弥散着大米粥的香味。啊!这时呀,山村的夜就真正来了。

 

大西南山村的夏夜(散文诗) 1977年8月 大西南的夏夜哟,宁静而安详。 当夕阳,挂在房角的丝瓜棚上,当湿润的夜风,从二龙山中隐隐呼出,荷花塘边,就会传来小姑娘“丢丢”的唤鸭声。乡村大道上,收工的人们牵着牛,鱼贯地出现,嫂子们换上围裙,锅灶“当当”响起,一会儿,整个山村就弥散着大米粥的香味。啊!这时呀,山村的夜就真正来了。 牧牛娃子从田里洗犁头回来,扯开喉咙唱出一串山歌。这歌声在夜色中显得香甜温柔。对面坡上的荔枝林,会哈出一团团的雾,在梦一样的

牧牛娃子从田里洗犁头回来,扯开喉咙唱出一串山歌。这歌声在夜色中显得香甜温柔。对面坡上的荔枝林,会哈出一团团的雾,在梦一样的清淡月光下,袅袅地飞着,汇着农家的炊烟,把山麓笼罩。这时哦,我们的山村象云天雾海中一叶小岛。

一帮男子冲了进来,推开一扇门,举起三角板,大声地说:“大自然以自己的语言说话,这就是三角、圆……”,而男孩子们,在姑娘们惊喜的眼光中,捉起老蚕……。 啊!我们山村的夏夜! 梨园里,橙黄色的梨在月色中泛着光,老爷爷坐在一把凉椅上,给小孙子们正讲着优美的民间故事呢! 

清淡月光下,袅袅地飞着,汇着农家的炊烟,把山麓笼罩。这时哦,我们的山村象云天雾海中一叶小岛。 皙白的星光神奇地从村旁的溪水中跃上天穹,山色转深转浓,溪水映着山影变蓝渐绿。小哥哥的琴声在溪边响起,优雅、轻柔,象是溪水在低声吟唱。小妹妹站在山林边,闭目聆听着那琴声中的叹息、希冀和悲欢。 俱乐部里,男孩子等得不耐烦了。姑娘们在蚕房中忙碌着,那么多的蚕儿急着要上蛹架织自己的蚕茧呢!“糟,今天的文化课上不成了!”一位姑娘非常遗憾的叹息道。“谁说的!”戴眼镜的教员领着 皙白的星光神奇地从村旁的溪水中跃上天穹,山色转深转浓,溪水映着山影变蓝渐绿。小哥哥的琴声在溪边响起,优雅、轻柔,象是溪水在低声吟唱。小妹妹站在山林边,闭目聆听着那琴声中的叹息、希冀和悲欢。

大西南山村的夏夜(散文诗) 1977年8月 大西南的夏夜哟,宁静而安详。 当夕阳,挂在房角的丝瓜棚上,当湿润的夜风,从二龙山中隐隐呼出,荷花塘边,就会传来小姑娘“丢丢”的唤鸭声。乡村大道上,收工的人们牵着牛,鱼贯地出现,嫂子们换上围裙,锅灶“当当”响起,一会儿,整个山村就弥散着大米粥的香味。啊!这时呀,山村的夜就真正来了。 牧牛娃子从田里洗犁头回来,扯开喉咙唱出一串山歌。这歌声在夜色中显得香甜温柔。对面坡上的荔枝林,会哈出一团团的雾,在梦一样的 

俱乐部里,男孩子等得不耐烦了。姑娘们在蚕房中忙碌着,那么多的蚕儿急着要上蛹架织自己的蚕茧呢!“糟,今天的文化课上不成了!”一位姑娘非常遗憾的叹息道。“谁说的!”戴眼镜的教员领着一帮男子冲了进来,推开一扇门,举起三角板,大声地说:“大自然以自己的语言说话,这就是三角、圆……”,而男孩子们,在姑娘们惊喜的眼光中,捉起老蚕……。

 

啊!我们山村的夏夜!

 

大西南山村的夏夜(散文诗) 1977年8月 大西南的夏夜哟,宁静而安详。 当夕阳,挂在房角的丝瓜棚上,当湿润的夜风,从二龙山中隐隐呼出,荷花塘边,就会传来小姑娘“丢丢”的唤鸭声。乡村大道上,收工的人们牵着牛,鱼贯地出现,嫂子们换上围裙,锅灶“当当”响起,一会儿,整个山村就弥散着大米粥的香味。啊!这时呀,山村的夜就真正来了。 牧牛娃子从田里洗犁头回来,扯开喉咙唱出一串山歌。这歌声在夜色中显得香甜温柔。对面坡上的荔枝林,会哈出一团团的雾,在梦一样的 梨园里,橙黄色的梨在月色中泛着光,老爷爷坐在一把凉椅上,给小孙子们正讲着优美的民间故事呢!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