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子勋-Thanksgiven

 
 
 

日志

 
 
关于我

李子勋,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中日友好医院专职心理医生,首届中德高级心理治疗师培训项目学员,心理协会北京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委员会成员。 中央电视台《心理访谈》、《实话实说》、北京电视台《心理时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星星夜谈》、《情感世界》特邀心理专家。《父母必读》、《女友》、《时尚健康》等健康与时尚杂志的专栏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璁板繂鍍忎竴涓蹭覆鐨勬ⅵ鈥︹?  

2006-01-24 23:29:00|  分类: 四,怀旧的文学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国乡情鹃的呃啼,嫂子们的炊烟升起来了,在清新的晨风中能闻到小米粥的香味。 乡村哇,喜蛛倒挂着的乡村,哪一天不牵出一个鲜亮的黎明! 我梦见那村旁的小溪,扭扭弯弯像是挂在山峦上的溪径。入夜的星光,唤来乡村神秘的宁静。小哥哥的琴声,在溪水边,织成一条音乐的溪流,甜甜地像那久酿的米酒。 我多想这儿也有一条宽阔的芝江,让山里人,乘着一支支竹筏,撩拨透明的水翼飞来! 我好像又回到我房后的梨园,那累累的果实哦,曾激起我少年的贪馋。小小的肚儿撑得溜(散文)

19821228

鹃的呃啼,嫂子们的炊烟升起来了,在清新的晨风中能闻到小米粥的香味。 乡村哇,喜蛛倒挂着的乡村,哪一天不牵出一个鲜亮的黎明! 我梦见那村旁的小溪,扭扭弯弯像是挂在山峦上的溪径。入夜的星光,唤来乡村神秘的宁静。小哥哥的琴声,在溪水边,织成一条音乐的溪流,甜甜地像那久酿的米酒。 我多想这儿也有一条宽阔的芝江,让山里人,乘着一支支竹筏,撩拨透明的水翼飞来! 我好像又回到我房后的梨园,那累累的果实哦,曾激起我少年的贪馋。小小的肚儿撑得溜

 

鹃的呃啼,嫂子们的炊烟升起来了,在清新的晨风中能闻到小米粥的香味。 乡村哇,喜蛛倒挂着的乡村,哪一天不牵出一个鲜亮的黎明! 我梦见那村旁的小溪,扭扭弯弯像是挂在山峦上的溪径。入夜的星光,唤来乡村神秘的宁静。小哥哥的琴声,在溪水边,织成一条音乐的溪流,甜甜地像那久酿的米酒。 我多想这儿也有一条宽阔的芝江,让山里人,乘着一支支竹筏,撩拨透明的水翼飞来! 我好像又回到我房后的梨园,那累累的果实哦,曾激起我少年的贪馋。小小的肚儿撑得溜

人有各种记忆,就如生活的视线会组成不同的视野。岩石的记忆,刻下了就是永恒的,经受得起岁月的磨砺。沙滩的记忆,一阵儿喧闹的追逐,洒下一丛丛杂乱的脚印,在水浪无尽的抚摸下,沉静了,消失了……。

 

鹃的呃啼,嫂子们的炊烟升起来了,在清新的晨风中能闻到小米粥的香味。 乡村哇,喜蛛倒挂着的乡村,哪一天不牵出一个鲜亮的黎明! 我梦见那村旁的小溪,扭扭弯弯像是挂在山峦上的溪径。入夜的星光,唤来乡村神秘的宁静。小哥哥的琴声,在溪水边,织成一条音乐的溪流,甜甜地像那久酿的米酒。 我多想这儿也有一条宽阔的芝江,让山里人,乘着一支支竹筏,撩拨透明的水翼飞来! 我好像又回到我房后的梨园,那累累的果实哦,曾激起我少年的贪馋。小小的肚儿撑得溜

我的记忆是一串串奇丽的梦……,梦中有我曾生活过的乡村、溪水、梨园和破晓的钟声。

故国乡情(散文) 1982年12月28日 人有各种记忆,就如生活的视线会组成不同的视野。岩石的记忆,刻下了就是永恒的,经受得起岁月的磨砺。沙滩的记忆,一阵儿喧闹的追逐,洒下一丛丛杂乱的脚印,在水浪无尽的抚摸下,沉静了,消失了……。 我的记忆是一串串奇丽的梦……,梦中有我曾生活过的乡村、溪水、梨园和破晓的钟声。 乡村哟,我怎么能淡忘,那乳白的晨雾笼罩着连绵起伏的田垠。农家的茅舍像蚕茧般结在青山脚下的翠竹林。晨钟响了,伴着婉转的杜

 

鹃的呃啼,嫂子们的炊烟升起来了,在清新的晨风中能闻到小米粥的香味。 乡村哇,喜蛛倒挂着的乡村,哪一天不牵出一个鲜亮的黎明! 我梦见那村旁的小溪,扭扭弯弯像是挂在山峦上的溪径。入夜的星光,唤来乡村神秘的宁静。小哥哥的琴声,在溪水边,织成一条音乐的溪流,甜甜地像那久酿的米酒。 我多想这儿也有一条宽阔的芝江,让山里人,乘着一支支竹筏,撩拨透明的水翼飞来! 我好像又回到我房后的梨园,那累累的果实哦,曾激起我少年的贪馋。小小的肚儿撑得溜

乡村哟,我怎么能淡忘,那乳白的晨雾笼罩着连绵起伏的田垠。农家的茅舍像蚕茧般结在青山脚下的翠竹林。晨钟响了,伴着婉转的杜鹃的呃啼,嫂子们的炊烟升起来了,在清新的晨风中能闻到小米粥的香味。

圆,依然是那声宽厚的叹息,老队长在林荫中瞅着我,巴嗒着嘴上的旱烟袋,小火光一闪、一闪。 啊,愿世上人的内心,都象我的乡亲们一样纯朴敦厚。 好多好多的梦哇!一串一串象房东小姑娘在我屋檐下挂满的风萝卜! 风萝卜哟, 风萝卜! 像那一串串的梦! 寄托着我今日思乡的情。

 

鹃的呃啼,嫂子们的炊烟升起来了,在清新的晨风中能闻到小米粥的香味。 乡村哇,喜蛛倒挂着的乡村,哪一天不牵出一个鲜亮的黎明! 我梦见那村旁的小溪,扭扭弯弯像是挂在山峦上的溪径。入夜的星光,唤来乡村神秘的宁静。小哥哥的琴声,在溪水边,织成一条音乐的溪流,甜甜地像那久酿的米酒。 我多想这儿也有一条宽阔的芝江,让山里人,乘着一支支竹筏,撩拨透明的水翼飞来! 我好像又回到我房后的梨园,那累累的果实哦,曾激起我少年的贪馋。小小的肚儿撑得溜

乡村哇,喜蛛倒挂着的乡村,哪一天不牵出一个鲜亮的黎明!

故国乡情(散文) 1982年12月28日 人有各种记忆,就如生活的视线会组成不同的视野。岩石的记忆,刻下了就是永恒的,经受得起岁月的磨砺。沙滩的记忆,一阵儿喧闹的追逐,洒下一丛丛杂乱的脚印,在水浪无尽的抚摸下,沉静了,消失了……。 我的记忆是一串串奇丽的梦……,梦中有我曾生活过的乡村、溪水、梨园和破晓的钟声。 乡村哟,我怎么能淡忘,那乳白的晨雾笼罩着连绵起伏的田垠。农家的茅舍像蚕茧般结在青山脚下的翠竹林。晨钟响了,伴着婉转的杜

 

我梦见那村旁的小溪,扭扭弯弯像是挂在山峦上的溪径。入夜的星光,唤来乡村神秘的宁静。小哥哥的琴声,在溪水边,织成一条音乐的溪流,甜甜地像那久酿的米酒。

鹃的呃啼,嫂子们的炊烟升起来了,在清新的晨风中能闻到小米粥的香味。 乡村哇,喜蛛倒挂着的乡村,哪一天不牵出一个鲜亮的黎明! 我梦见那村旁的小溪,扭扭弯弯像是挂在山峦上的溪径。入夜的星光,唤来乡村神秘的宁静。小哥哥的琴声,在溪水边,织成一条音乐的溪流,甜甜地像那久酿的米酒。 我多想这儿也有一条宽阔的芝江,让山里人,乘着一支支竹筏,撩拨透明的水翼飞来! 我好像又回到我房后的梨园,那累累的果实哦,曾激起我少年的贪馋。小小的肚儿撑得溜

 

我多想这儿也有一条宽阔的芝江,让山里人,乘着一支支竹筏,撩拨透明的水翼飞来!

 

我好像又回到我房后的梨园,那累累的果实哦,曾激起我少年的贪馋。小小的肚儿撑得溜圆,依然是那声宽厚的叹息,老队长在林荫中瞅着我,巴嗒着嘴上的旱烟袋,小火光一闪、一闪。

圆,依然是那声宽厚的叹息,老队长在林荫中瞅着我,巴嗒着嘴上的旱烟袋,小火光一闪、一闪。 啊,愿世上人的内心,都象我的乡亲们一样纯朴敦厚。 好多好多的梦哇!一串一串象房东小姑娘在我屋檐下挂满的风萝卜! 风萝卜哟, 风萝卜! 像那一串串的梦! 寄托着我今日思乡的情。

 

啊,愿世上人的内心,都象我的乡亲们一样纯朴敦厚。

圆,依然是那声宽厚的叹息,老队长在林荫中瞅着我,巴嗒着嘴上的旱烟袋,小火光一闪、一闪。 啊,愿世上人的内心,都象我的乡亲们一样纯朴敦厚。 好多好多的梦哇!一串一串象房东小姑娘在我屋檐下挂满的风萝卜! 风萝卜哟, 风萝卜! 像那一串串的梦! 寄托着我今日思乡的情。

 

鹃的呃啼,嫂子们的炊烟升起来了,在清新的晨风中能闻到小米粥的香味。 乡村哇,喜蛛倒挂着的乡村,哪一天不牵出一个鲜亮的黎明! 我梦见那村旁的小溪,扭扭弯弯像是挂在山峦上的溪径。入夜的星光,唤来乡村神秘的宁静。小哥哥的琴声,在溪水边,织成一条音乐的溪流,甜甜地像那久酿的米酒。 我多想这儿也有一条宽阔的芝江,让山里人,乘着一支支竹筏,撩拨透明的水翼飞来! 我好像又回到我房后的梨园,那累累的果实哦,曾激起我少年的贪馋。小小的肚儿撑得溜

好多好多的梦哇!一串一串象房东小姑娘在我屋檐下挂满的风萝卜!

故国乡情(散文) 1982年12月28日 人有各种记忆,就如生活的视线会组成不同的视野。岩石的记忆,刻下了就是永恒的,经受得起岁月的磨砺。沙滩的记忆,一阵儿喧闹的追逐,洒下一丛丛杂乱的脚印,在水浪无尽的抚摸下,沉静了,消失了……。 我的记忆是一串串奇丽的梦……,梦中有我曾生活过的乡村、溪水、梨园和破晓的钟声。 乡村哟,我怎么能淡忘,那乳白的晨雾笼罩着连绵起伏的田垠。农家的茅舍像蚕茧般结在青山脚下的翠竹林。晨钟响了,伴着婉转的杜

故国乡情(散文) 1982年12月28日 人有各种记忆,就如生活的视线会组成不同的视野。岩石的记忆,刻下了就是永恒的,经受得起岁月的磨砺。沙滩的记忆,一阵儿喧闹的追逐,洒下一丛丛杂乱的脚印,在水浪无尽的抚摸下,沉静了,消失了……。 我的记忆是一串串奇丽的梦……,梦中有我曾生活过的乡村、溪水、梨园和破晓的钟声。 乡村哟,我怎么能淡忘,那乳白的晨雾笼罩着连绵起伏的田垠。农家的茅舍像蚕茧般结在青山脚下的翠竹林。晨钟响了,伴着婉转的杜        风萝卜哟,

鹃的呃啼,嫂子们的炊烟升起来了,在清新的晨风中能闻到小米粥的香味。 乡村哇,喜蛛倒挂着的乡村,哪一天不牵出一个鲜亮的黎明! 我梦见那村旁的小溪,扭扭弯弯像是挂在山峦上的溪径。入夜的星光,唤来乡村神秘的宁静。小哥哥的琴声,在溪水边,织成一条音乐的溪流,甜甜地像那久酿的米酒。 我多想这儿也有一条宽阔的芝江,让山里人,乘着一支支竹筏,撩拨透明的水翼飞来! 我好像又回到我房后的梨园,那累累的果实哦,曾激起我少年的贪馋。小小的肚儿撑得溜            风萝卜!

故国乡情(散文) 1982年12月28日 人有各种记忆,就如生活的视线会组成不同的视野。岩石的记忆,刻下了就是永恒的,经受得起岁月的磨砺。沙滩的记忆,一阵儿喧闹的追逐,洒下一丛丛杂乱的脚印,在水浪无尽的抚摸下,沉静了,消失了……。 我的记忆是一串串奇丽的梦……,梦中有我曾生活过的乡村、溪水、梨园和破晓的钟声。 乡村哟,我怎么能淡忘,那乳白的晨雾笼罩着连绵起伏的田垠。农家的茅舍像蚕茧般结在青山脚下的翠竹林。晨钟响了,伴着婉转的杜

               圆,依然是那声宽厚的叹息,老队长在林荫中瞅着我,巴嗒着嘴上的旱烟袋,小火光一闪、一闪。 啊,愿世上人的内心,都象我的乡亲们一样纯朴敦厚。 好多好多的梦哇!一串一串象房东小姑娘在我屋檐下挂满的风萝卜! 风萝卜哟, 风萝卜! 像那一串串的梦! 寄托着我今日思乡的情。 像那一串串的梦!

鹃的呃啼,嫂子们的炊烟升起来了,在清新的晨风中能闻到小米粥的香味。 乡村哇,喜蛛倒挂着的乡村,哪一天不牵出一个鲜亮的黎明! 我梦见那村旁的小溪,扭扭弯弯像是挂在山峦上的溪径。入夜的星光,唤来乡村神秘的宁静。小哥哥的琴声,在溪水边,织成一条音乐的溪流,甜甜地像那久酿的米酒。 我多想这儿也有一条宽阔的芝江,让山里人,乘着一支支竹筏,撩拨透明的水翼飞来! 我好像又回到我房后的梨园,那累累的果实哦,曾激起我少年的贪馋。小小的肚儿撑得溜鹃的呃啼,嫂子们的炊烟升起来了,在清新的晨风中能闻到小米粥的香味。 乡村哇,喜蛛倒挂着的乡村,哪一天不牵出一个鲜亮的黎明! 我梦见那村旁的小溪,扭扭弯弯像是挂在山峦上的溪径。入夜的星光,唤来乡村神秘的宁静。小哥哥的琴声,在溪水边,织成一条音乐的溪流,甜甜地像那久酿的米酒。 我多想这儿也有一条宽阔的芝江,让山里人,乘着一支支竹筏,撩拨透明的水翼飞来! 我好像又回到我房后的梨园,那累累的果实哦,曾激起我少年的贪馋。小小的肚儿撑得溜               寄托着我今日思乡的情。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