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子勋-Thanksgiven

 
 
 

日志

 
 
关于我

李子勋,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中日友好医院专职心理医生,首届中德高级心理治疗师培训项目学员,心理协会北京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委员会成员。 中央电视台《心理访谈》、《实话实说》、北京电视台《心理时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星星夜谈》、《情感世界》特邀心理专家。《父母必读》、《女友》、《时尚健康》等健康与时尚杂志的专栏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鐞嗚鐨勭悊璁猴紙鏉傛枃)  

2006-01-28 15:46:00|  分类: 三,专业的探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互动的激励下,各自都发表了许多精彩的见解。刘丹的一个话外之话让我受益非浅,她说:一个理论在开始形成时,是需要逐步扩展的,一旦理论成熟,它又会自行扩张。比如,一个苹果加一个苹果等于两个苹果,这是理论的扩展阶段;抽象到一加一等于二时是理论的扩张阶段,扩张的理论有时会反过来限制人们对事物做更深入的认识。 如果我们试着用扩张的系统思想去理解精神分析,我们会发现,系统式治疗扩大家庭的交流层面正在于扩大家庭的意识,从而揭示,转译家庭内被压抑的“素材”。循环提问和假设性提问对家庭有催眠作用又像是自由联想,它让家庭的无意识转变为意识。治疗师对家庭问题的建构和共同写作也相似于精神分析的假设和工作修通。家庭是一种有生命的自我组织,是构成社会的基本元素。家庭的意识结构可以借用容格的理论,分为三层结构。姑且叫着社会无意识,代表社会与民族传统中的非显性的伦理文化和生存与扩张动力在家庭意识深层的遗传和延续(对应集体无意识)。家庭无意识,代表家庭代系遗传下来的张力,债务,期望与家庭情结(对应个人无意识)。家庭意识,代表家庭中可以观察的权力结构,情感方式,交流方式以及问题与冲突(对应自我意识)。 用扩张的系统思想看行为治疗,会觉得系统治疗也是一种高级的行为治疗,它更注重人的关系对人的行为的影响,并通过干扰固有的关系模式来调节人的行为。症状处方和反常处方也是着眼于创建新的行为和家庭关系。用扩张的系统思想看系统式治疗,我们会发现这种治疗模式是非常德国式的,内涵了他们民族文化的素养和幽默感。(德国式的笑话能否触动中国人的笑神经?)扩大家庭内的交流和揭示家庭的关系现实,以促使家庭自我成长是系统理论在人性层面的亮点
理论的扩展和扩张的理论 中德班 北京小组李子勋(98年) 昆明初识系统家庭治疗理论,内心感觉好似被打通了全身经脉,一个凡夫俗子转眼变为了武林高手,其狂喜之情溢于言表。一日,和精神分析组员饭后闲聊,我将系统思想描绘成心理学未来发展的“万能工具箱”,它把现存的各种有关心理学的理论取向,操作方法视为各种有用的工具,不在乎好与不好,只在乎适用不适用。我说,站在系统的视角看,精神分析过分注重对意识的内省来缓解冲突,行为治疗过分注重用应激,反馈,因果来调节行为,两者都忽视了人是一种关系的产物,人必须存在于一种情景化的,具有同时性特点的,互动的关系现实中。我立即遭到伙伴们的反击,他们嘲弄地说,带上系统的眼镜,看任何东西都是不系统的,只有眼镜是系统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直被在系统治疗中追求形似还是神似所困扰。理论上讲,形似是达到神似的一种捷径,形似也是评价神似的标准。形似是一种治疗操作模式,有一种内在框架。但系统式治疗本身却是开放的,它是一种思想,一种认识观,一种相似于灵魂的东西。过分追求形似,又限制了你的空灵,画虎类犬。其结果会像精神分析创造精神分析的病人,系统治疗也可能建构家庭的问题,创造系统式病人。每当看到德国老师神形兼备的演示,内心的钦佩和折服难以言表,以至于在北京小组的活动中,透过单向玻璃窗,一番呕心疬血地操作后,我们最爱问的是“我作得像不像系统”。理解力太强,操作能力太差,是德国老师对我们的整体水平的评价。正应了系统论中“问题创造系统”的说法,因为学习系统式治疗,我们陷入了系统的困境。 在上海,听完老师HAAG的课后,刘培毅,刘丹,唐登华和我交流了对人性的认识,在彼

                                理论的扩展和扩张的理论

                 中德班 北京小组李子勋(98年)

昆明初识系统家庭治疗理论,内心感觉好似被打通了全身经脉,一个凡夫俗子转眼变为了武林高手,其狂喜之情溢于言表。一日,和精神分析组员饭后闲聊,我将系统思想描绘成心理学未来发展的“万能工具箱”,它把现存的各种有关心理学的理论取向,操作方法视为各种有用的工具,不在乎好与不好,只在乎适用不适用。我说,站在系统的视角看,精神分析过分注重对意识的内省来缓解冲突,行为治疗过分注重用应激,反馈,因果来调节行为,两者都忽视了人是一种关系的产物,人必须存在于一种情景化的,具有同时性特点的,互动的关系现实中。我立即遭到伙伴们的反击,他们嘲弄地说,带上系统的眼镜,看任何东西都是不系统的,只有眼镜是系统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直被在系统治疗中追求形似还是神似所困扰。理论上讲,形似是达到神似的一种捷径,形似也是评价神似的标准。形似是一种治疗操作模式,有一种内在框架。但系统式治疗本身却是开放的,它是一种思想,一种认识观,一种相似于灵魂的东西。过分追求形似,又限制了你的空灵,画虎类犬。其结果会像精神分析创造精神分析的病人,系统治疗也可能建构家庭的问题,创造系统式病人。每当看到德 国老师神形兼备的演示,内心的钦佩和折服难以言表,以至于在北京小组的活动中,透过单向玻璃窗,一番呕心疬血地操作后,我们最爱问的是“我作得像不像系统”。理解力太强,操作能力太差,是德国老师对我们的整体水平的评价。正应了系统论中“问题创造系统”的说法,因为学习系统式治疗,我们陷入了系统的困境。

在上海,听完老师HAAG的课后,刘培毅,刘丹,唐登华和我交流了对人性的认识,在彼此互动的激励下,各自都发表了许多精彩的见解。刘丹的一个话外之话让我受益非浅,她说:一个理论在开始形成时,是需要逐步扩展的,一旦理论成熟,它又会自行扩张。比如,一个苹果加一个苹果等于两个苹果,这是理论的扩展阶段;抽象到一加一等于二时是理论的扩张阶段,扩张的理论有时会反过来限制人们对事物做更深入的认识。

如果我们试着用扩张的系统思想去理解精神分析,我们会发现,系统式治疗扩大家庭的交流层面正在于扩大家庭的意识,从而揭示,转译家庭内被压抑的“素材”。循环提问和假设性提问对家庭有催眠作用又像是自由联想,它让家庭的无意识转变为意识。治疗师对家庭问题的建构和共同写作也相似于精神分析的假设和工作修通。家庭是一种有生命的自我组织,是构成社会的基本元素。家庭的意识结构可以借用容格的理论,分为三层结构。姑且叫着社会无意识,代表社会与民族传统中的非显性的伦理文化和生存与扩张动力在家庭意识深层的遗传和延续(对应集体无意识)。家庭无意识,代表家庭代系遗传下来的张力,债务,期望与家庭情结(对应个人无意识)。家庭意识,代表家庭中可以观察的权力结构,情感方式,交流方式以及问题与冲突(对应自我意识)。

此互动的激励下,各自都发表了许多精彩的见解。刘丹的一个话外之话让我受益非浅,她说:一个理论在开始形成时,是需要逐步扩展的,一旦理论成熟,它又会自行扩张。比如,一个苹果加一个苹果等于两个苹果,这是理论的扩展阶段;抽象到一加一等于二时是理论的扩张阶段,扩张的理论有时会反过来限制人们对事物做更深入的认识。 如果我们试着用扩张的系统思想去理解精神分析,我们会发现,系统式治疗扩大家庭的交流层面正在于扩大家庭的意识,从而揭示,转译家庭内被压抑的“素材”。循环提问和假设性提问对家庭有催眠作用又像是自由联想,它让家庭的无意识转变为意识。治疗师对家庭问题的建构和共同写作也相似于精神分析的假设和工作修通。家庭是一种有生命的自我组织,是构成社会的基本元素。家庭的意识结构可以借用容格的理论,分为三层结构。姑且叫着社会无意识,代表社会与民族传统中的非显性的伦理文化和生存与扩张动力在家庭意识深层的遗传和延续(对应集体无意识)。家庭无意识,代表家庭代系遗传下来的张力,债务,期望与家庭情结(对应个人无意识)。家庭意识,代表家庭中可以观察的权力结构,情感方式,交流方式以及问题与冲突(对应自我意识)。 用扩张的系统思想看行为治疗,会觉得系统治疗也是一种高级的行为治疗,它更注重人的关系对人的行为的影响,并通过干扰固有的关系模式来调节人的行为。症状处方和反常处方也是着眼于创建新的行为和家庭关系。用扩张的系统思想看系统式治疗,我们会发现这种治疗模式是非常德国式的,内涵了他们民族文化的素养和幽默感。(德国式的笑话能否触动中国人的笑神经?)扩大家庭内的交流和揭示家庭的关系现实,以促使家庭自我成长是系统理论在人性层面的亮点

用扩张的系统思想看行为治疗,会觉得系统治疗也是一种高级的行为治疗,它更注重人的关系对人的行为的影响,并通过干扰固有的关系模式来调节人的行为。症状处方和反常处方也是着眼于创建新的行为和家庭关系。用扩张的系统思想看系统式治疗,我们会发现这种治疗模式是非常德国式的,内涵了他们民族文化的素养和幽默感。(德国式的笑话能否触动中国人的笑神经?)扩大家庭内的交流和揭示家庭的关系现实,以促使家庭自我成长是系统理论在人性层面的亮点。在现实层面,各式各样的家庭有各式各样的需求,我们只能面对各式各样的决策。中国的心理学可能正处于“蛮荒时代”,生存先于发展。我们都能懂得这条谚语的哲理:“给一个饥饿的人一块面包,不如教会他去播种”。但我们给不出这块面包又怎能教他去播种?

此互动的激励下,各自都发表了许多精彩的见解。刘丹的一个话外之话让我受益非浅,她说:一个理论在开始形成时,是需要逐步扩展的,一旦理论成熟,它又会自行扩张。比如,一个苹果加一个苹果等于两个苹果,这是理论的扩展阶段;抽象到一加一等于二时是理论的扩张阶段,扩张的理论有时会反过来限制人们对事物做更深入的认识。 如果我们试着用扩张的系统思想去理解精神分析,我们会发现,系统式治疗扩大家庭的交流层面正在于扩大家庭的意识,从而揭示,转译家庭内被压抑的“素材”。循环提问和假设性提问对家庭有催眠作用又像是自由联想,它让家庭的无意识转变为意识。治疗师对家庭问题的建构和共同写作也相似于精神分析的假设和工作修通。家庭是一种有生命的自我组织,是构成社会的基本元素。家庭的意识结构可以借用容格的理论,分为三层结构。姑且叫着社会无意识,代表社会与民族传统中的非显性的伦理文化和生存与扩张动力在家庭意识深层的遗传和延续(对应集体无意识)。家庭无意识,代表家庭代系遗传下来的张力,债务,期望与家庭情结(对应个人无意识)。家庭意识,代表家庭中可以观察的权力结构,情感方式,交流方式以及问题与冲突(对应自我意识)。 用扩张的系统思想看行为治疗,会觉得系统治疗也是一种高级的行为治疗,它更注重人的关系对人的行为的影响,并通过干扰固有的关系模式来调节人的行为。症状处方和反常处方也是着眼于创建新的行为和家庭关系。用扩张的系统思想看系统式治疗,我们会发现这种治疗模式是非常德国式的,内涵了他们民族文化的素养和幽默感。(德国式的笑话能否触动中国人的笑神经?)扩大家庭内的交流和揭示家庭的关系现实,以促使家庭自我成长是系统理论在人性层面的亮点当然,系统式治疗在我们的认识层面还仅仅处于初期的扩展阶段,一个苹果加一个苹果我们还不知道是否等于俩个苹果。我们正醉心于突破文化屏障,语言屏障,理论屏障,空间屏障和现实屏障去把握它,然后再回到这些屏障中去应用它。正如赛跑,我们终会回到起点,这时起点是终点也是新的起点。系统思想和系统式治疗在某种意义上相似于母子关系,它们是一脉相承的但并非完全等同的。相反,有时它们之间还会存在一种矛与盾的关系,如果我坚持要用系统思想的矛去攻系统式治疗的盾,结果会怎么样呢?系统式的回答是:矛更坚,盾更强!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