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子勋-Thanksgiven

 
 
 

日志

 
 
关于我

李子勋,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中日友好医院专职心理医生,首届中德高级心理治疗师培训项目学员,心理协会北京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委员会成员。 中央电视台《心理访谈》、《实话实说》、北京电视台《心理时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星星夜谈》、《情感世界》特邀心理专家。《父母必读》、《女友》、《时尚健康》等健康与时尚杂志的专栏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鍙︿竴棣栨暎鏂囪瘲  

2006-01-28 15:52:00|  分类: 四,怀旧的文学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昏暗时光 1982年8月 为法国阿道夫·阿皮昂油画《昏暗时光》而作 昏暗时光 凝集在 画家笔下。 那快乐的忧伤 繁茂的凄凉。 沼泽地中 苍鹭相对 深秋季节 绿野也斑驳 昏暗时光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

1982 昏暗时光 1982年8月 为法国阿道夫·阿皮昂油画《昏暗时光》而作 昏暗时光 凝集在 画家笔下。 那快乐的忧伤 繁茂的凄凉。 沼泽地中 苍鹭相对 深秋季节 绿野也斑驳 8

为法国阿道夫·阿皮昂油画《昏暗时光》而作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昏暗时光

      凝集在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画家笔下。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      那快乐的忧伤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繁茂的凄凉。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

沼泽地中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苍鹭相对

树叶也枯黄。 浓云沉郁 没有风 没有天光 没有朝霞 与日暮。 只有巨石 匍伏在水径去处。 只有高岗 在呼唤风 呼唤雷电 呼唤地裂天崩。 与其死一样生 不如

深秋季节

树叶也枯黄。 浓云沉郁 没有风 没有天光 没有朝霞 与日暮。 只有巨石 匍伏在水径去处。 只有高岗 在呼唤风 呼唤雷电 呼唤地裂天崩。 与其死一样生 不如       绿野也斑驳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树叶也枯黄。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浓云沉郁

      没有风

昏暗时光 1982年8月 为法国阿道夫·阿皮昂油画《昏暗时光》而作 昏暗时光 凝集在 画家笔下。 那快乐的忧伤 繁茂的凄凉。 沼泽地中 苍鹭相对 深秋季节 绿野也斑驳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没有天光

      没有朝霞

树叶也枯黄。 浓云沉郁 没有风 没有天光 没有朝霞 与日暮。 只有巨石 匍伏在水径去处。 只有高岗 在呼唤风 呼唤雷电 呼唤地裂天崩。 与其死一样生 不如            与日暮。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只有巨石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      匍伏在水径去处。

昏暗时光 1982年8月 为法国阿道夫·阿皮昂油画《昏暗时光》而作 昏暗时光 凝集在 画家笔下。 那快乐的忧伤 繁茂的凄凉。 沼泽地中 苍鹭相对 深秋季节 绿野也斑驳

只有高岗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      在呼唤风

昏暗时光 1982年8月 为法国阿道夫·阿皮昂油画《昏暗时光》而作 昏暗时光 凝集在 画家笔下。 那快乐的忧伤 繁茂的凄凉。 沼泽地中 苍鹭相对 深秋季节 绿野也斑驳

      树叶也枯黄。 浓云沉郁 没有风 没有天光 没有朝霞 与日暮。 只有巨石 匍伏在水径去处。 只有高岗 在呼唤风 呼唤雷电 呼唤地裂天崩。 与其死一样生 不如   呼唤雷电

        昏暗时光 1982年8月 为法国阿道夫·阿皮昂油画《昏暗时光》而作 昏暗时光 凝集在 画家笔下。 那快乐的忧伤 繁茂的凄凉。 沼泽地中 苍鹭相对 深秋季节 绿野也斑驳 呼唤地裂天崩。

 

昏暗时光 1982年8月 为法国阿道夫·阿皮昂油画《昏暗时光》而作 昏暗时光 凝集在 画家笔下。 那快乐的忧伤 繁茂的凄凉。 沼泽地中 苍鹭相对 深秋季节 绿野也斑驳

与其死一样生

树叶也枯黄。 浓云沉郁 没有风 没有天光 没有朝霞 与日暮。 只有巨石 匍伏在水径去处。 只有高岗 在呼唤风 呼唤雷电 呼唤地裂天崩。 与其死一样生 不如       不如

昏暗时光 1982年8月 为法国阿道夫·阿皮昂油画《昏暗时光》而作 昏暗时光 凝集在 画家笔下。 那快乐的忧伤 繁茂的凄凉。 沼泽地中 苍鹭相对 深秋季节 绿野也斑驳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痛快的毁灭。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灭亡了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即永生了,

      瞬间

树叶也枯黄。 浓云沉郁 没有风 没有天光 没有朝霞 与日暮。 只有巨石 匍伏在水径去处。 只有高岗 在呼唤风 呼唤雷电 呼唤地裂天崩。 与其死一样生 不如

           昏暗时光 1982年8月 为法国阿道夫·阿皮昂油画《昏暗时光》而作 昏暗时光 凝集在 画家笔下。 那快乐的忧伤 繁茂的凄凉。 沼泽地中 苍鹭相对 深秋季节 绿野也斑驳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

      美丽又

昏暗时光 1982年8月 为法国阿道夫·阿皮昂油画《昏暗时光》而作 昏暗时光 凝集在 画家笔下。 那快乐的忧伤 繁茂的凄凉。 沼泽地中 苍鹭相对 深秋季节 绿野也斑驳            残缺的回忆,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象灰暗的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      地平线

碾压成 谈淡的窄条。      被天地

           树叶也枯黄。 浓云沉郁 没有风 没有天光 没有朝霞 与日暮。 只有巨石 匍伏在水径去处。 只有高岗 在呼唤风 呼唤雷电 呼唤地裂天崩。 与其死一样生 不如 碾压成

痛快的毁灭。 这就是生活 不协调的和谐 悭吝的仁慈。 这就是美 灭亡了 即永生了, 瞬间 代表着永恒。 这就是 美丽又 残缺的回忆, 象灰暗的 地平线 被天地                  谈淡的窄条。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